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844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津卫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09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时间好像不是对每个人都公平,不然,为什么有的人年过半百,仍像一抹暖阳、一树新绿?他们不被年龄所影响,越活越通透,走到哪里都在发光。
周芳:芳华依旧
□ 张婧萱
2012年从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退休的民警周芳,从警38年。她干练豪爽,处理工作干净利落;她通达坚韧,直面问题迎难而上;她满怀爱心,亲切细心关怀战友……今年62岁的她,被战友们亲切地称为“周姨”。
周芳是一位有着30年党龄的老党员,多年来在基层派出所、在刑警队、在分局指挥室里挥洒芳华,获得多项荣誉,退休后被评为全国公安机关离退休干部网络宣传工作先进个人。
回顾当初从警的时光,周芳有些感慨,岁月如梭,38年仿佛一晃而过,那些或惊险、或温馨、或有趣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还记得第一次穿上警服时的激动,第一次处理警情时的紧张,第一次获得表扬时的喜悦……都还在心间没有退却。
周芳在刑警队时,和男同志一起追捕嫌犯、搜寻尸体、蹲堵嫌疑人……这些一听就艰辛危险的任务,她一样也没有落下。曾有一名犯罪嫌疑人专门针对无辜女性实施犯罪,用刀片毁坏被害人脸部,抓捕嫌疑人的过程中,周芳甚至化身为诱饵。
因着这件事,周芳的母亲没少埋怨她,女孩子都爱美,平时脸上起了痘痘都要烦恼很久,何况是被刀片划伤。抓捕过程中万一出现危险,伤痕可能要跟随周芳一辈子……
谈起这段经历,周芳总是边微笑边摸着脸说,“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害怕,觉得前后都有战友远远跟着,没什么危险。就是把我母亲吓坏了,几十年过去了,每次说起这件事还要埋怨我几句,说我胆子忒大,根本不懂得害怕。”
几十年的从警生涯可圈可点,退休后的她,生活依然充实精彩。
周芳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想把几十年的工作经验用于普法宣传,教育好下一代,让孩子们从小就有守法意识,做知法、懂法、守法的好公民。于是,她参加了面向河西区青少年的河西区关心下一代青少年工作委员会(简称关工委)。
关工委的成员大多是来自公、检、法、政法委、律师事务所等单位的退休干部,他们先后深入到柳林街办事处、陈塘庄街办事处、陵水道小学、陈塘庄小学对青少年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特别是他们推出的未成年人法制教育“模拟法庭”活动,深受同学们的欢迎。
周芳还记得第一次“模拟法庭”活动的场景。他们模拟了由真实案例改编的案件,再现了真实的审理流程:庭审准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法庭最后陈述、当庭宣判及法庭教育六个阶段。公正、严肃的审判长,能说会道的辩护人,一丝不苟的书记员……每一个角色都生动逼真。师生普遍反映,这种“体验式”法制教育比在书本上学到的知识更鲜活,更令孩子们记忆深刻。
周芳还是河西区老干部艺术团的演员,参加过多场公益演出及各类社会活动。团员们总是喜欢称呼周芳“小周”,大家都说,“周芳就是80岁,在我们眼里也是一个有精气神儿的小妹妹。她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不停歇地为大家忙碌,传递着社会的正能量。”
“一晃38年的从警岁月,有欢笑、有泪水、有成功、有失败。我一路走来,从17岁的芳华到如今,岁月无痕,但是给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如果重新选择,我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周芳说道。


“饭刑”也是刑
□ 林鸣
和一走南闯北的老记闲扯,问他遇到过什么恐怖的事儿没有。我以为他会答翻车落水,或者饱尝胖揍。都不是。他说:“我最害怕的是‘饭刑’,就是用请客吃饭折磨人。”
相信这也是不少人的共识。在某地差旅,刚安顿好,主人便热情地问:“想吃点什么?”你答:“越简单越好。”一行人直奔酒楼,三句客套话没说完,开喝。席间没话找话,胡攀乱扯,一顿“便饭”经常吃出两场马拉松的赛时。好容易捱完,形没了,神散了,什么构思、调研,全部被上等酒精勾兑过,渐渐觉得餐盘、酒盅和系在脖子下的餐巾都变成了“刑具”,叫人透不出气。不信?您瞧多少臭拽的报告都写得神采飞扬。正是:武松醉拳,文人醉笔。遗憾的是读者无法醉读。
“短短”的几个时辰里,饭桌上的主角不是人,是酒。酒是个好东西。说错了,以酒盖脸;搞笑了,借酒助兴。喝到脸热心跳,饭局更像是个认亲过程,不喝成500年前算一家绝不罢休。至于喝躺下的、喝得住院挂吊瓶,乃至喝牺牲了的“捷报”,也经常在各地流传。
一饭为饱,饱了就该去干正经事儿,但糟就糟在不知是谁,将胡吃海塞提拔成了文化。我断言,用不着请专家鉴定,论起此类创作,世界各国一律甘拜下风。从排座次、敬酒辞、布菜、行酒令等荤段子、点歌唱小曲,已初步形成一整套丰富、完整的“文化体系”。
滥施“饭刑”,真是苦了真心做事的人。我敬佩的一位老大哥,是个医学专家。几乎每天下班,都有“大款”病人在医院门口等着请客,但他一概谢绝。老大哥拱着手说:“各位假如真心爱我,就放我回家。”每晚,他简单吃过饭后,一头扎进精心制作的网页上,无偿地为病友排忧解难。为了制止饭桌腐败和零效率,当年曾有地方规定出台,宴请时间不得超过50分钟。可能吗?这点时间菜还没上齐。再试想,人家请客吃饭,门外面站着个手掐秒表的汉子,扫兴败胃口不说,真可谓效率时代一景。
指望马上废除“饭刑”,恐怕很难。在此贡献一个自己“解放”自己的偏方:如遇宴请,上来第一句话就说“我不会喝”,提前离席时礼貌地表示身体不适。我偏不信,都21世纪了,难道航天飞机燃料箱加的是“轩尼诗”?血浓于水的战友情是用“茅台”泡出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