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911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津卫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2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决定下了,可这伙人怎么抓呢?宋世强一笑,请君入瓮!
很快,姚江路市场的“股东们”都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要求他们到分局配合调查大飞被打的事情。大飞这件事闹了几年,大家都知道,也早就想解决,要不这么闹下去不定哪天就惹出旁的事来。分局这一通知,众人便互相招呼着往分局赶,其中有一个之前一直没打通电话的听说这事,还埋怨说怎么没喊他呢?最后也一起跟着来了。
分局十一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几位“股东”一脸好奇地一边交谈一边左顾右盼,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公安局里开会,回去可得好好吹一把。
门开了,宋世强走了进来,身后是全副武装的特警。“股东”们直纳闷,公安局开会这么大排场?还专门有警卫?直到被戴上了手铐,这伙人才彻底傻了眼。
2018年11月22日,北辰区人民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对以强哥为首的9名恶势力团伙成员批准逮捕,估计他们的下一次股东大会要在高墙里面举办了。而且强哥一定会提出一个问题:这仗怎么就打败了呢?我们到底败在了哪里?
勇者的战场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往回稍稍倒退一段时间,也就是侦办强哥案件的关键时刻,去了解一场庄严的授旗仪式。
“两军相遇勇者胜,我们就是要以绝对的忠诚、超常的勇气、誓死的胆魄、零容忍的态度,向黑恶势力宣战,以生命诠释对党的忠诚,以铮铮铁骨捍卫法律、捍卫公正、捍卫人民民主专政,捍卫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分局长洪亮的声音回响在北辰分局一楼的大厅中,他身后的大屏上,“公安北辰分局扫黑除恶敢死队宣誓授旗仪式”的字样格外醒目。他的面前,是20多名着装整齐的公安民警,宋世强站在第一排,脸上丝毫没有与黑恶势力连续作战的疲惫,目光中只有坚定与无畏。
与侦办唐三团伙时一样,强哥这件案子同样遇到了很多阻力,个中原委其实众所周知。一个黑恶势力能够为恶那么久,光凭他们自身的凶恶狠毒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这也是中央在这次扫黑除恶斗争中特别提出要“破网打伞”的重要原因。在长期为恶的过程中,这些黑恶势力始终在寻求和经营可以包庇他们的力量,从而造成一个恶性循环,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别的不说,光是取证就是一件十分艰苦的事情。这是个十分普遍的问题,在与黑恶势力的斗争中,不光是在北辰,在全市、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无法避免的,害怕报复是最主要的原因。虽然宋世强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采取了各种形式,甚至化装成顾客、快递员等各种身份,取证工作仍然进展得很艰难。很多时候,就算黑恶头目被抓进去了,老百姓仍然不敢提供情况,因为老大虽然进去了,外面还有小弟呢对不对?
之前在打击唐三团伙的时候,之所以取证工作很顺利,主要是因为宋世强选对了突破口,取证对象是市场管理人员和村委会,相对来说容易很多……
(未完待续)
敢言
读陆游《老学庵笔记》,有这样一桩趣事:南宋有个叫毛德昭的文人,苦学,至废寝忘食,经纶满腹,性喜大骂而谈。绍兴初年,皇上召去想听其高论,他对皇上直谏无所忌讳。平时对客议时事,更是语锋利不让人,所以没人敢与其交谈。
毛德昭后来到临安参加省试,当时秦桧当国,多次以言罪人,人们都很害怕,不敢随便讲话。有个叫唐锡永的,在朝天门茶馆遇见毛德昭,便坐到毛的身旁,附耳低声道:“君素称敢言,不知认为秦太师怎么样?”毛德昭闻之大惊失色,立即起身捂住耳朵,连喊“放屁放屁”,快步离去,追也追不上。
原来毛德昭的所谓敢言,是知道说了没事的时候敢言,而碰上会治他罪的主儿,是绝对不敢多说半句的。马斗全
婴儿的眼睛
在路口等车时,一个婴儿在冲着我微笑。他黑葡萄般的眼睛清澈、透明、无染,比水晶更亮。它容易让人想起一些久违的事物,比如故乡的一朵云、岩石上的一滴清泉、晨露中的一株禾苗。据说,婴儿的眼睛是可以看出善良与邪恶的,微笑或者哭泣,便是他对善良与邪恶的判断。他能冲我微笑,真好。
婴儿的眼睛大都如此清澈。随着长大,便要么近视,要么远视,要么散光;等到老了的时候,老花、白内障、青光眼之类接踵而至,所谓的“人老珠黄”。这些后来蒙上我们眼睛的,到底是些什么呢?
无法回到童年,它正离我们越来越远。无法回到故乡,它正越来越面目全非。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个孩子的微笑,需要孩子黑葡萄般的眼睛。那双眼睛,能让你知来处,晓归途。还有,它比镜子更能照出某些东西来。苏敏


映水乡 摄影 杨戈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