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930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津卫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13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条腿撑起一道脊梁
刘存江所在的窗口,每天来办理手续的多达300多人次。四五十平方米的大厅挤满了人,弯弯绕绕一直排到大厅外的马路上。每天一开门,刘存江甚至要提醒门边的保安,小心别被拥进来的人群挤倒。
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加速办理,刘存江一方面建议大厅添加电脑,设置隔离带,另一方面,抓紧学习使用电脑。他从前很少接触电脑,拼音也不太熟练,为了让大家尽量减少等待时间,他专门报了学习班,重新学习汉语拼音,晚上回家还要练习打字、熟悉键盘,一练就练到半夜。妻子劝他早点休息,他总是说,“你先睡,我再练会儿。”虽然不会标准的打字指法,可刘存江愣是把原本一下一下的“一指禅”练得格外熟练。
如何让群众满意而归?窗口工作唯一的秘诀,就是感同身受的体谅和理解,用一颗“关心关爱”的“公心”做好服务。说来也怪,刘存江的同事们说,只要刘存江在车务大厅,发生什么口角、争执都不怕。只要他出马,就好像有什么神奇的魔法,立马化干戈为玉帛。刘存江用自己的耐心细致,静静守护着车务大厅。工作这些年来,蓟州区凡是有驾驶证的,几乎没人不认识这个窗口后面的存江大哥。
虽说“人熟是一宝”,但托人情拉关系的,自然也就少不了。蓟州地方不大,人与人之间沾亲带故的可不少。一看窗口排大队,时不时地就有各种托关系带口信的人,请他通融、帮忙“夹塞”。刘存江从没答应过,因为他不能让辛苦排队的群众寒了心。每一次,他都是等送走了排队的办证群众,再自己加班,帮托付的人办好手续。
可有时,刘存江也会主动帮别人“走后门”。一天上午,像往常一样,车务大厅的服务窗口前等待验证、换证的队伍排成了长龙。刘存江边办业务,边下意识地抬起头,透过玻璃看向大厅。忽然间,他发现人群里有一位看起来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推推搡搡中极为辛苦,好几次差点被人挤倒。刘存江赶忙说了句“您稍等”,就走了出去。
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厅里,大家忽然看向这位走路略带蹒跚的民警,人群瞬间安静了。简单询问后得知,这位老人是替跑出租的儿子来办手续的。刘存江挨个儿拍了拍排在这位大爷前面的几个人,和颜悦色地和大家商量:“我特别理解大家着急的心情,都想赶紧把事办完,可你们看这大爷这么大岁数了,一直挤来挤去的多危险。谁家里没有父母呢?大家能给行个方便不?”老人办完手续后,站在窗口前握着刘存江的手,一再表示感谢。刘存江关切地提醒道:“虽然咱允许代办,可您岁数大了,万一挤出个好歹的,那可就不值当了。”
将心比心,群众遇到的各种困难,刘存江都当成自己的事,将满腔热情奉献给每一个办证群众。他从未跟群众红过脸、吵过嘴,群众遇到点什么疑难问题,刘存江比谁都着急。
一次,一位车主按照驾驶证副证提示的时间前来验证,可系统输入信息后才发现,这位车主已经超过60岁,按规定应每年提交申请表。可因为提示时间标注的问题,这位车主因为超期,驾驶证已经被注销。“你看我这明明按照时间来的,这也不赖我啊。现在再让我重新去考科目一,那么多题目我哪背得下来,还得考90分,不是开玩笑吗?”车主急得额头冒汗,说话语调也明显高了起来,越说越激动。
眼看着排队的其他群众也跟着开始帮腔吵嚷起来,刘存江赶忙劝说道:“您先别着急,要不这样,先把证件留下,我去帮您找车管所联系协调,省得您自己再往市里跑了不是?”听到这话,车主的情绪才慢慢缓和了下来。
市车管所认为,对这位车主的处理,按照相关规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刘存江想到了车主焦急又憷头的神情,想到了确实是因为驾驶证上日期提示的误导,才造成这样的结果。于是他一遍遍地和市车管所等各方面请示、协调,终于帮这位车主解决了麻烦。
车管所的办公场所迁往新址后,几百平方米的大厅宽敞明亮,刘存江的工作量也增加了。大厅开了十几个窗口,由辅警协助办理手续,但咨询和解决问题时还得民警出面。
由于车务大厅人手紧张,其他民警还经常被抽调到其他工作上,刘存江这回可“坐不住”了。他经常需要一个人在十几个窗口间走来走去,甚至窗口内外来回跑,一天下来,走五六千步是常事。可他从没吭过一声,为了尽量避免出现拥挤,刘存江还提出建议,在新大厅设置咨询台,借鉴银行的做法安装叫号系统,大厅还专门准备了饮用水。曾经拥挤混乱的车务大厅,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吵吵嚷嚷,拌嘴闹事的情况也大幅减少了。(未完待续)
静静的中国
喧嚣的中国终于静下来了,躁动的社会终于静下来了,焦躁的国人也渐渐静下来了。
曾被人类关在笼子里的野生动物,终于成功地将人类也关在了“笼子”里。人类终于低下了那颗骄傲的头颅,开始静静地思考:我们还是地球之王吗?人类终于又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
人类或许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才开始认真地反思,才知道缺乏敬畏的社会氛围是会导致更多的伤害,是会面临更多风险的。
贪婪的心正在被病毒净化,爱吃的嘴也正在被病毒惩罚。一天到晚泡在灯红酒绿场所的人已被病毒赶回家,流连忘返在牌桌上、酒桌上和赌场里的人也主动回了家。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路上的车看不到几辆,空气开始变得清新,天空越来越蓝,太阳越来越亮。家庭变得越来越温馨和睦,人们的心也变得越来越安静淡定。
多年不看书的人在家里捧起了书,从不管孩子的家长和孩子有了亲子沟通,一年说不了几句话的夫妻打开了话匣,不知道孝敬老人的子女也开始尽孝道。
病毒给人类上了生动且深刻的一课,它让我们懂得了敬畏,它也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岁月静好”,它更让我们感受到了人间真爱,它让我们渐渐走上爱的“回归之路”。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我们还应该感恩这个“敌人”,它给我们“提了醒”,它为我们“赋能”。
或许,病毒不会那么快地离去,它需要看到人类好习惯的“养成”。但病毒也不会一直肆虐下去,因为人类的爱会凝聚更大的力量,来让病毒远离。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时间也将证明什么才是对的。
我真的很喜欢“静静的中国”,我希望国人自己要主动打造一个“静静的中国”,而不是因为病毒。
安然恬静的中国,真好。
人不是玉
对爱人和亲人,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是:希望改造他们,至少让他们改掉一些缺点,一些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
但是我们看到,绝大多数人都改不了。因为每个人就是他自己,先天的遗传和禀赋,加上后天的经历和环境,造就了这个人如今的样子。其实他自己也没办法。这不是考试,这次80分,你努力一下,下次也许就90分了。
虽说“玉不琢不成器”,但人不是玉。对于玉,只要剥离外面不美的璞,再去除杂质和瑕疵,就臻于完美。
其实人更像一间房子,里面有四根柱子。有的人是三根樟木、一根松木,有的人是三根楠木,还有一根是杂木——每个人都有一根用差一点的木头做成的柱子。让人改掉所有缺点,其实就是要去掉那根不好的柱子。但实际上,那根也是支撑这间房子的柱子之一,是不可以被去掉的。蛮横地逼迫着去掉它,这间房子可能就塌了。
所谓的谋前程,所谓的善社交,无非是教人如何在适当的时候,将那三根好柱子迎向别人,而将那根差柱子藏进阴影里,不要惹人嫌弃和厌恶。
而所谓的血亲,所谓的真爱,无非就是明知道你有这根差柱子,不但一股脑儿地接受、包容,而且在你需要的时候,帮你加固这几根柱子。不论是好木头的,还是那根差木头的,都一视同仁。因为他们希望你这间房子可以结实,长久地立在这里。
富不易妻
《唐语林》五记:太宗谓尉迟公曰:“朕将嫁女与卿,称意否?”敬德谢曰:“臣妇虽鄙陋,亦不失夫妻情。臣每闻说古人语:‘富不易妻,仁也。’臣窃慕之。”叩头固让。帝嘉之而止。
唐太宗想把女儿嫁给尉迟公,谁知这位黑门神竟然拒绝了,还讲了大道理“富不易妻”。古人语:“富易妻,贵易交。”宋代的读书人陈世美,一中状元,便重婚娶公主成了皇亲。无非为了富贵荣华。但尉迟公却保持本色,让皇上碰了一鼻子灰,放着千金公主不要,表现了人的高贵品质。
也有些作品把此公描绘为怕老婆,但古人允许三妻四妾,再怕老婆,老婆也不敢违抗皇命的。所以,我相信还是这位门神身子正,不然,也不会成为门神,让小鬼都不敢进门。


金色的向往 摄影 刘立虎(公安静海分局)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