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958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25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崔的文艺范儿又上来了,嘴里念念有词:夕阳落山,这个夜晚过去,明天会更美好。他在心里琢磨,个人作品里的主人公是顶天立地的好汉,自己也不能是孬种。
真 汉 子
老崔刚开始并未想过这场疫情会跟自己有太大的关系。毕竟自己所在的河北省大城县离武汉太遥远了,他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坚信在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努力下,很快就会渡过难关。
老崔“轻敌”了,以至于1月28日局里决定向医院派出警力时,他还有些犯迷糊。他甚至冒出过一个想法,认为上级有点小题大做。
接下来,他为一些细节纠结上了。最闹心的事情是,说是去医院执勤,却缺少应有的防护装备:只有两套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都成了紧缺物资。
老崔问自己,怕死吗?当然怕!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能退缩。他想起兄弟们发过的朋友圈,几乎每一条都会提到一句话,“疫情当前,警察不退”。
该如何选择?自己正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年纪,上有老下有小,老崔有好多的顾虑。终于,他想通了。
当天午饭,一家四口聚在餐桌前,他试探性地提出,要报名去医院执勤。全家人都闷着头吃饭,谁也不肯率先打破沉寂。
那顿饭吃得异常仓促,可口的饭菜味同嚼蜡。老崔从妻子飘忽不定的目光里看出了她内心的不安。
有位亲戚听说后,给他发了几条微信,语重心长地让他也为家里人想想……老崔跟亲戚说,话倒是在理,但好在我的儿子都长大成人了。
亲戚急了,说这地球缺了谁都能转,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想哭都找不到庙门。
他跟着解释说,都念着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公家的地就荒了……
亲戚被呛得一愣一愣的,慌不择言地说,就你那个破身体,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老崔闹了个大红脸,他自然而然地分析起自己的状况。他不但是个民警,还喜欢写东西,就在去年,自己42万字的长篇小说《满江红》刚刚出版发行。小说反映的是当地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事迹,是靠零星的业余时间完成的,一字一句都是老崔的心血。
常年熬夜创作,让他身体上出了很多毛病。作为亲人,人家是在牵挂着他。
可真要上了执勤一线,防护物品还不全,老崔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从这个角度来讲,那位亲戚即便说出再难听的话,也不足为怪。
就这样,老崔内心又开始反复。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跟自己较劲。他既不想拖后腿,心里又过不去那道坎儿。警察也是人。
时光悄悄地溜走了,直到太阳西下,整座小县城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散发出温暖的色泽,老崔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他一下子轻松起来,回家的路上,每一步都变得更加有弹性。天边彤彤的霞光已经让老崔找到了答案。想想也是,《满江红》取的就是“红”的意境,只不过,那个是红色的锦绣江山,而此时的红代表美好的期盼。
老崔的文艺范儿又上来了,他的嘴里念念有词:夕阳落山,这个夜晚过去,明天会更美好。他在心里琢磨,个人作品里的主人公是顶天立地的好汉,自己也不能是孬种。
19时整,他给派出所刘所长发了微信,说自己虽然身体不好,但作为党员,关键时刻不能退缩。他申请跟兄弟们一起上抗疫一线。
即便如此,刘所长的回答简明扼要:不用你。
次日,老崔直接去了医院的执勤点,两个儿子都打来电话,问是真的么。原以为儿子会跟他闹情绪,意外的是,他们嘘寒问暖,还让老崔放心,说是如果疫情再加重,两人也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冲上去。
搞写作的人都有些许敏感,闻听此言,老崔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他不好意思地告诉两个儿子,说自己也挺怂的,别看主动请命到医院,但心里面还是挺紧张的。
别说,这番大实话一说出口,老崔反倒不紧张了。大家都一起努力,还有什么可怕的。


当了一天
“实习爸爸”
□ 蒋伯韬
前不久,我和妻子视频时,9个月大的女儿在一旁突然喊出了第一声“爸爸”,高兴得我手舞足蹈。其实,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喊我爸爸了,那句“达达”(维吾尔语“爸爸”的意思)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去年8月,吐鲁番骄阳似火,我在火车站执勤时看到一名七八岁的维吾尔族小男孩正在车站广场上走来走去。为了能躲到阴凉下,他不断调整自己的位置。过了一个小时,太阳更毒了,我下意识地寻找刚才那个小孩,看他是否被他的父母领走。可我发现他还在原地,蜷缩着身子,努力随着最后一丝阴凉向后靠着。这孩子是不是和父母走散了?
我赶紧过去牵起小男孩的手,带他走进值班室。他已经被晒得全身通红。我问:“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不理我,嘴里一直嘟囔着:“我不要你们管,我又不是小孩子!”小小的年龄说着倔强的话,让我和同事忍俊不禁,但又十分心疼。
凭借工作经验,我觉得小男孩可能是离家出走的,看他的样子,肯定是饿了。我立即去车站小卖部买了饮料、面包给他,他慢吞吞地接过面包,小口吃了起来。“你还小,想象不到你爸妈现在有多着急啊……”我摸着他的头轻声说道。他听着,眼泪掉了下来,边吃边和我说了缘由。他叫伊玛木,8岁。6天前,由于父母训斥他,一时生气便拿了点钱从喀什跑了出来。6天来,他饭吃不饱、觉睡不好,这才想起了父母对他的疼爱。于是,我向他要了他父亲的手机号。
那时,我的妻子已怀孕7个月,我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将来会是怎样的父亲,或严厉,或和蔼?如果我将来的孩子也因赌气独自一人出走,我会怎样?我一定希望他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善良的。那时,我一定也是一个焦急的父亲。
我迅速与伊玛木的父亲联系,他得知孩子在吐鲁番后,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哽咽。伊玛木的父亲坐火车从喀什赶过来,最早也要第二天才能到,同事打趣地跟我说:“刚好,你提前实习一下怎么当爹吧。”
值班室桌子上放着一个动车模型,我发现伊玛木的眼睛盯着模型一动不动。我把模型递给他:“喜欢就拿着玩吧。”这下,他可打开了话匣子。一下午,他都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警察叔叔,火车能跑多快?”“警察叔叔,我能看看你的枪吗……”直到下班,我将他带到食堂吃饭,他的“为什么”都没有停下。晚上,我把他带回宿舍,给他好好地洗了个澡。洗去几日的尘土,我才看出这个小孩长得真可爱,我想象着自己以后的孩子会不会也像他这样好看。
洗完澡,我拿着他那件脏衣服开始搓洗,他站在边上一个劲儿地说我没洗干净:“你和我爸一样,都不会洗衣服。”睡觉前,我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给他剪指甲,剪到一半时,他突然叫了声“达达”。我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只有爸爸才帮我剪指甲。”说完,他害羞地转过头去。
第二天,伊玛木的父亲匆匆赶到派出所,见到出走多日的儿子,再多的埋怨都化作了泪水。当伊玛木跟着爸爸走向火车时,我朝他挥了挥手。这时,伊玛木对着我喊了一句:“再见,达达!”那一声“达达”,瞬间击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直到现在,那语气、那音调都令我记忆犹新……
一年了,我的女儿也会叫爸爸了。看着她,我又想起我的维吾尔族“儿子”。你还好吗?



初心

□ 陈丹燕
初心就是一个人对自己一直以来,或者说与生俱来的期许:我要成为怎样的人,我期待怎样的世界。失望与绝望在世界面前都是常态,因为他人不由你改变。但一个人仍旧可以依照初心,努力做自己。
我十八岁时读存在主义,曲里拐弯,生吞活剥,学到的大概就是这一点:不论任何境遇,一个人永远可以选择。如今与自己的朋友彼此鼓励,要保持初心。世界上最难的事,差不多就是这一件了吧。
再要强的人,似乎也总有一天会在碰得头破血流后,幽幽地说一句:生活就是渐渐让你知道,自己输了。
太阳落山了,黑夜来时没有人陪伴你。夜里你没睡着,看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你不相信那些可怕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你的心碎了一地,但你不要怕。太阳又升起了,新的一天却没有来,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一遍,和昨天发生的一样,但你还是不要怕。你只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吧,那里应该还有一朵属于你的花。
那朵花,是对你这一世努力保护自己初心的奖励。


春暖花开 摄影 王磊(公安蓟州分局)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