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3996期 -> 第二版 -> 新闻内容
要闻热点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5-21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市高院领导到西青区法院调研指导
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本报讯 近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静到西青区人民法院调研指导工作,实地查看了诉讼服务中心、执行指挥中心、院史展览馆等处,详细了解该院疫情期间12368 诉讼服务热线、网上立案、互联网开庭等工作情况,并与该院领导班子成员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座谈。
座谈会上,李静听取了西青区法院院长李卫东关于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审判执行等工作的汇报,对西青区法院工作给予肯定。
李静要求,要积极助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在有序开展疫情防控的基础上,要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从严从快打击涉疫情刑事犯罪,认真研判涉疫情敏感案件特点,妥善化解涉疫情矛盾纠纷,依法处理劳动争议、买卖合同、企业破产等案件,慎用强制措施,助力企业复工复产,促进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要促进创新基层治理,加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注重关口前移、诉前调解,有效推动诉源治理,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大力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切实提高政治站位,不断增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责任感、使命感,严格依法办案,提升涉黑涉恶案件审判质量,加大“打伞破网”“打财断血”力度,确保全面完成扫黑除恶审判工作任务。不断加强法院队伍建设。要着力加强法院队伍的政治建设、作风建设、能力建设和廉政建设,增强干警政治素质,转变工作作风,持续提升司法能力。
李艳

“离婚冷静期”应进一步细化完善适用范围
审议民法典草案是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一项重要议程。
全国两会前夕,“离婚冷静期”再次成为热议话题,这并不意外。自去年民法典草案审议中提出设立“离婚冷静期”制度以来,就一直极富争议。设计这一制度的初衷是避免夫妻双方轻率、冲动离婚,这份善意的制度得到不少人支持,但也有人持反对意见。
有人建议删除“离婚冷静期”,理由是这项制度是“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埋单”。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婚姻大事的。所以,法律不应该用少部分人的情况“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
那么,应如何让“离婚冷静期”制度既实现避免冲动离婚的初衷,又能适用于大多数人的情况?笔者以为,简单删除,或者以补漏的形式指出某些情形(如家暴)不适用于“离婚冷静期”,恐怕都不是最优选择。好的办法是进一步细化完善“离婚冷静期”适用条件和范围,确保其施行有更明确的边界。
比如,那些结婚时间很短的或者有过离婚经历的以及在一定期限内曾多次结婚离婚的夫妻,为避免他们草率离婚,就不妨适用“离婚冷静期”。再如,对于那些有未成年人子女的夫妻,出于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同样可以适用“离婚冷静期”。此外,对于那些一方因特殊生活困难而难以独立生活(如丧失劳动能力)的夫妻,基于夫妻间的互相扶养义务,也可适用“离婚冷静期”。
如果能对适用“离婚冷静期”的情形进行细化完善,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该制度避免冲动离婚的初衷,也可以有效避免大多数人为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埋单。同时,细化完善后的“离婚冷静期”不仅更具有可操作性,而且从侧面回答了何为“不冷静离婚”,这就能最大限度减少妨碍婚姻自由的“误伤”或“副作用”。
尽管“离婚冷静期”的制度设计并非要限制婚姻自由,但如果忽视协议离婚申请的具体情形,“一刀切”地执行“离婚冷静期”制度,对一些人来说,反而增加了离婚难度和离婚成本。众所周知,离婚自由与结婚自由实乃婚姻自由的两面,若离婚自由受到某种限制,结婚自由则有可能受到影响。
既要发挥“离婚冷静期”制度的积极作用,又要防止它对婚姻自由造成负面影响,更合理的做法就是细化规范“离婚冷静期”的适用范围。只有让这项制度更具有精准的针对性,才能避免各种不必要的“扩大化”。
张贵峰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