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045期 -> 第六版 -> 新闻内容
警界时空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0-07-30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退伍不褪色:
深耕社区“责任田”13年
——记公安东丽分局万新派出所社区警务队警长李凤奇
“孙奶奶这两天独自在家,我得上门看看,随时保持联系;周大爷身体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好点儿了没;小孙不是说要办理落户手续吗?怎么这么久还没提交材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7月25日上午9时,在东丽区万新街道杨台村畅悦华庭社区党群服务中心警务室,社区民警李凤奇正在认真地安排当日的帮扶、走访计划……
李凤奇今年56岁,2005年自部队转业参加公安工作,2007年起开始担任杨台村社区民警,现任公安东丽分局万新派出所社区警务队一级高级警长。因为转业前为团职干部,熟悉李凤奇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一声“李团”。久而久之,“李团”这个称呼,随着李凤奇的工作走进了杨台村家家户户,深深刻印在居民心中。
立足本职:走街串巷熟知社区事
杨台村位于东丽区万新街道成林道西南侧,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杨台村地区外来人口聚集,门脸店铺林立,区域人口管理和治安形势日趋复杂。
李凤奇认为,要管理好社区,必须先和社区居民熟悉起来,掌握社区的具体情况。为此,13年来,他每天都要进杨台村“转一转”,主动和居民“唠家常”,及时了解村里的大事小情。因为村里的年轻人白天大多要外出务工,他主动调整工作时间,赶在每天早上7时30分之前或晚上21时之后进入社区走访,尽可能和居民进行“面对面”交流。
随着工作的深入,李凤奇掌握的社区信息越来越丰富。为了实现对这些信息的分类管理、高效利用,他决定绘制一份精准的《辖区平面图》。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深入辖区进行细致走访,前前后后绘制了30余副草图才算满意。
13年间,李凤奇访遍了杨台村家家户户,而居民们也都知道社区警务室有个叫“李团”的民警特别认真负责。大家有了难事都愿意找他求助,而他也竭尽所能为居民服务。
2011年6月,村里张大爷到社区警务室咨询下乡知青投靠子女落户问题。按照有关规定,张大爷必须提交能证明自己知青身份的材料。可是,数十年间,张大爷换了很多份工作,已经无法找到可以开具这份证明的单位。李凤奇得知张大爷的苦恼,主动帮他联系当年下乡时的各个工作单位,又陪他到本市档案馆查询,前后跑了四趟,成功找到了相关证明材料,在规定时限内上报。一个半月后,张大爷的《户口迁移证》批下来了。
精准帮扶:爱心备忘录满载警民情
2017年,杨台村通过实施城中村改造工程,建成了新的居住社区——畅悦华庭小区。这是一个宽敞明亮的高层住宅小区,有42栋居民楼。
居民们乔迁新居,居住环境明显改善,但李凤奇注意到,搬入楼房后,一些空巢老人与外界的交流减少,独自生活容易出现各种问题。于是,他准备了一个备忘录,详细记录社区内老年人、残疾人、困难户的情况,采取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社区居民周大爷是一位空巢老人,他患有脑血栓后遗症,行动不便。李凤奇每天早晚两次给周大爷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而且一有时间就主动登门看望,帮他做卫生,陪他聊天解闷。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社区实行封闭管理,李凤奇又主动为周大爷采买食物和日用品,帮助他平安度过这段特殊时期。
社区居民李某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年过八旬,体弱多病,日常起居需要有人照顾,可李某沾染了毒品,去年6月被强制戒毒。李凤奇得知此事,每天和李某的母亲联系,定期登门看望,及时帮助她解决生活困难。李某戒毒成功回到家中,看到被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母亲,又是惭愧又是感激,哭着对李凤奇保证:“李团,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尽孝!”
扎根杨台社区13年,李凤奇守护着一方安宁与和谐,感受着奉献的快乐与幸福。他说:“作为一名军转民警,就得勇于拼搏、敢于负责。社区是我的责任田,我一定要把它耕耘好。”
记者 高锴 通讯员 陈林
美创 何玉琴



怀孕期间劳动合同到期了怎么办?
【市民咨询】
我与某公司签订的两年期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于2020年6月30日到期。5月25日,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与我沟通,提出劳动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签,并将提前30日书面通知我办理劳动合同终止手续。5月28日,我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已怀孕近7周。5月29日,我将怀孕的情况如实告知公司,并提交了诊断证明和化验报告。请问,我与公司的劳动合同是否仍应按时终止?我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市民沈女士
【律师点评】
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徐禄律师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动合同法)第十三条规定,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合同终止时间的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法第四章对劳动合同的解除和终止做出了明确规定。其中,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分别规定了无过失性辞退和经济性裁员的情形。第四十二条第四项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本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劳动合同期满的,劳动合同终止;第四十五条规定,劳动合同期满,有本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第四十六条第五项规定,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综上,按照劳动合同法第十三条、第四十四条之规定,除依法应当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外,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因期限届满而终止。不过劳动合同法基于对于特殊人群、弱势劳动者的保护,第四十五条规定,当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期限届满时,恰好遇到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形时,则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依法续延至相应情形消失时方可终止。
本案中,沈女士的情况属于典型的因女职工处于孕期、产期、哺乳期,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需依法续延的情形。用人单位不得终止与沈女士的劳动合同,而是应依法续延该合同至哺乳期结束。通常情况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续延至哺乳期结束(婴儿满1周岁时)终止。
另外,在法定续延情形消失后,用人单位可以终止双方的劳动合同,但应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向沈女士支付经济补偿金。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