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291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津卫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01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守所长
□ 胡 广
黄二毛和卢森保是两个身负命案的同案重刑犯。在死刑判决下来之前的两个月时间里,黄二毛经常生病,看守所老所长胡长贵亲自带他去人民医院治疗。有时打点滴需一二个小时或整天半日,胡长贵也就整天半日地陪着;黄二毛若要大小便,胡长贵还得帮他把吊瓶举到厕所去呢。
初始,黄二毛因有抗拒心理,情绪中夹带着刁难,故意要胡长贵为他干这干那。但胡长贵不忘警察的责任,如父亲对待儿子一般丝毫不计较也不怕麻烦,对待黄二毛提出的要求,只要合乎规章,尽可能给其解决。
黄二毛的病情时好时坏。一个多月以来,虽然一直在打针吃药,却没有明显好转,许多生活上的事情不能自理。胡长贵就亲自动手帮他换洗衣服,同时语重心长地教导他认罪服法。
时间一长,面对这位50多岁头发花白的老警察,黄二毛感动了,抗拒心理消除了,病也好了不少。他说:“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老所长这样告诉我做人的道理,老所长是教育我的第一人。”
那天,胡长贵又带黄二毛去医院打点滴,直到11点钟才打完。回看守所的路上,黄二毛跟胡长贵提了个要求:“所长,请您帮忙传个信叫我妈妈来一趟吧,我想见见她。”
胡长贵心里明白,黄二毛和卢森保二人离死刑执行的时间不多了。胡长贵答应了他,因为按规定这是允许的。
其实这些日子胡长贵工作特别繁忙,新来的几个在押人员爱闹事,有时还相互斗殴,给民警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必须精心细致工作,出不得任何差错。作为所长,胡长贵更是不能有丝毫松懈。他干公安工作快一辈子了没出过任何差错,现在快退休了,更要善始善终。偏偏这几天老伴也病了,也在打针吃药,忙完了黄二毛看病的事情,胡长贵还要抽空回去照看一下老伴。孩子们不在身边,只能他自己忙了。
事情很多,时间紧迫。胡长贵回到所里,马上就把黄二毛见母亲的事情做了安排。
次日上午十点,黄二毛在看守所接待室见到了他的母亲。黄二毛给母亲跪下,拉着她的手说:“妈,我的期限就要到了,我走了以后,您给看守所送一面锦旗吧!”
黄二毛的母亲听了儿子的话泪流满面。她点点头,感到儿子的人性被看守所的管教民警唤醒了,儿子懂事了!
此刻,胡长贵走了进来。黄二毛眼睛一亮,当着他妈妈的面,又给胡长贵跪下。他说:“老所长,您是我心中最慈祥的长辈,您和所里同志们一起认真教导我,还在生活上给了我许多关照,包括卢森保和牢里的每一个人,这些我都看到了,听到了。若有来生,我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您。”
黄二毛的这一跪,让胡长贵出乎意料。他赶忙将黄扶起来说:“不要这样,我们是依法履行职责。”
次日,与黄二毛同案的卢森保向胡长贵提出要求说:“报告所长,我想向您提个要求,能答应我吗?”
胡长贵干了三十余年的看守工作,见过的人和事多了,有的犯人会在临刑前故意提出过分要求,捣乱闹事。这卢森保是什么情况?胡长贵说:“你说吧,只要不违法违规,只要我能做到。”
卢森保说:“您一定做得到,百分之百做得到的。”
胡长贵皱皱眉头:“既然如此,你说!”
卢森保的眼光瞬间放亮了好几倍:“所长,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喊您一声爸爸,您同意吗?”
胡长贵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是这种事!他一辈子也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胡长贵知道,卢森保从小就缺乏父母之爱。胡长贵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那你就叫吧,大声地叫吧,今天,我就是你的爸爸!”
听了胡长贵的回答,卢森保高声喊着:“爸爸!我原来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在生命结束之后,希望所长爸爸能将我收拾一下,找个地方埋了,好吗?”
若干天后,山脚下多了一个坟冢。村民们都知道,那是一名年岁很大的警察用铁锹一下一下堆起来的。




龙华二十四烈士遗物
1931年1月7日,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这次会议标志着以王明为代表的新的“左”倾教条主义在党中央占据了统治地位。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后,林育南、李求实、何孟雄等在汉口路东方旅社和天津路中山旅社秘密聚会商讨抵制王明错误领导的对策。由于叛徒告密,1月17日至21日的5天内,林育南、何孟雄等36人先后被捕,押往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
2月7日深夜,林育南、何孟雄、龙大道等24位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在上海龙华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秘密枪杀,其中包括柔石、胡也频、殷夫、李求实、冯铿等左翼革命作家,史称“龙华二十四烈士”。烈士遗体被埋于附近预先掘好的大坑里。
1950年,上海市民政局在原地挖掘,发现了牺牲的烈士遗骨和遗物,遗物中有此银币、铜币、毛绒背心、手铐、脚镣。原件现收藏于中共一大纪念馆,为馆藏国家一级文物。
(来源:学习强国)


周山是群山

□ 周倜男
周山镇位于江苏省高邮市,前些日子,我随父亲来到周山。我本以为,周山,就是当地的一座山。到了周山,我才发现这里并没有山。
父亲坚持说:“走遍周山,尤其到了周山烈士陵园,你会发现周山其实是群山……”
原来,周山是当地一位烈士的名字,镇子是以革命烈士的名字命名的。走进周山烈士陵园,瞻仰周山烈士纪念碑,上面刻着几个大字——周山烈士永垂不朽。
周山,原名周中奎,1917年出生,浙江普陀人。1936年2月,周山加入了中共领导的上海职业界救国会,参加抗日集会及示威游行。淞沪会战上海沦陷后,周山奉命撤至皖南屯溪,继而加入了新四军。
1938年春,周山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便担任军政治部组织部统计干事。1939年秋,周山奉命送密电码到苏北,遂被留在挺进纵队担任保卫部长。翌年初夏,陈毅和叶飞派他和陈同生代表新四军去泰州和国民党鲁苏皖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谈判,竟遭扣押。周山毫不畏惧,大义凛然地阐述了新四军抗日主张,要求停止国共摩擦,合力抗日。
1941年至1946年春,周山转到地方工作,先后任中共苏中三地委社会部长兼公安处长,三地委、二地委组织部长,苏中区党委委员、社会部长,苏中行政公署公安局长等职。
1946年,国民党反动派发起全面内战。新四军被迫北撤,周山奉命留在苏中坚持斗争。10月上旬,高邮、宝应等县相继失守,11月24日,他去国民党军队重点“清剿”的高邮界首区周家垛部署反“清剿”斗争,遭到国民党二十五师两个连和“还乡团”的围追堵截,在突围中牺牲,年仅29岁。为纪念周山烈士,高邮人民解放后特设周山区,后改为周山人民公社,即今周山镇。
为有牺牲多壮志。据《江苏省烈士英名录》和《高邮县志》记载,周山这片热土上共有200多名革命先烈长眠于此。为缅怀烈士,周山镇还有一些村庄是以烈士英名命名的——
志光,原名陈春园,1923年出生。他学生时代正逢“一·二八”淞沪抗战,故改名志光,投笔从戎,奔赴抗日前线。在一场保卫政府机关的战斗中,志光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0岁。
周坤,原名周国良,1924年出生。1944年报名参加抗日军队,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1月,在周家垛战斗中突围,在与组织失联后继续从事地下斗争。1948年,他和母亲薛玉珍在家中被捕,母子均遭严刑拷打,并被杀害。周坤就义时年仅24岁。
……
周山烈士陵园还有一座吕家垛战斗烈士纪念碑。1942年12月28日,新四军六师十八旅五十二团三营一排经过吕家垛,遭到日寇围追堵截,战士们浴血奋战,直至壮烈牺牲。有42位无名烈士遗骸合葬于此,他们抛头颅洒热血,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一园忠烈,满目英豪。这里聚拢着中华民族共御外敌的不屈气节、视死如归的英雄魂魄和舍生取义的忠烈情怀。
漫步在周山这片红土地上,我总感觉身边有山,脚下有山,而且渐渐地在心中有了一个新的高度,那是一种无法用尺丈量的心灵的高度。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