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 PDF版
查看旧版《天津政法报》周刊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第4534期 -> 第八版 -> 新闻内容
津卫副刊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2022-07-28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妈妈闷坐片刻,下决心似的想掀被子查看伤情,大愚却说啥也不让看——
不想让你担心
□ 程 华
妈妈一会儿替大愚掖掖被角,一会儿迅速打量他几眼,磨磨叽叽就是不肯起身:“莫催嘛,我再坐一阵,陪你聊聊天。”
大愚愈发不耐烦,一张脸拉老长:“啰嗦!走走走,我要睡了!”呼地拉起被子遮住脸。
妈妈愣了一下,慢慢起身:“好好好,我走我走,那你好好休息,记得按时吃药。牛奶给你放床头柜里了,明天我炖个药膳鸡过来,还有……”
大愚一动不动。
妈妈叹口气,一步三回头蹭出病房。
听着脚步声远去,大愚轻轻揭开被子一角,问旁边的队友老李和小季:“快看看,她走了没有?”小季起身去走廊上扫了一眼,回头对大愚点点头。大愚长吁一口气,大声叫唤:“太疼了!”
大愚左腿摔断了,部分断开的骨渣刺进肉里,伤势严重。局里第一时间联系了绿色通道,派专人来慰问看望并对接医院做了先期处理,接下来就等手术了。
今早,大愚和老李、小季奉命抓捕重案嫌疑人黑三。黑三的“嗅觉”特别灵,老远一看势头不对,退后两步掉头就跑。“站住,警察!”听到大愚的声音,黑三脚板翻得更快。大愚当年在警院是长跑冠军,速度惊人,一般人跑不过他。
一前一后冲过两条巷子后,黑三慌不择路拐进一栋旧板楼。大愚死死“咬”住不放,老李、小季动作稍慢,都跟在后面一阵猛追。
黑三狂奔到二楼,一看走投无路,回头看见大愚已经迫近,便一头翻过楼道窗口跳了下去。听到下面一连串雨棚碎裂声夹杂着重物落地的闷响,原路追下去恐怕来不及,大愚便毫不犹豫紧跟着翻窗跳了下去。就在双脚落地的瞬间,大愚的身子猛地倾斜了一下,一股钻心的剧痛袭遍全身。
他站不起来了。
老李、小季刚好赶到,一个冲上去抓获了一跛一跛欲逃走的黑三,一个扶起面无颜色的大愚。再抬头一看头顶上,他俩惊出一头冷汗:一楼顶棚上挂了好几只大铁钩,就是用来挂腊肉的那种,生锈的钩子犬牙般向上龇着,如果跳下时正巧撞到任何一只铁钩的话,用大愚的话说,那可能真的“挂”了!
大愚马上被送往医院。小季嘴快,路上就打电话通知了大愚妈妈。
大愚妈妈一听差点儿晕过去。大愚爸爸也曾是警察,大愚很小的时候,爸爸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牺牲了。虽然大愚从小调皮捣蛋的,没少让妈妈生气,但她从来舍不得动这根独苗一指头。
6年前,大愚要报考警院,母子俩大吵一架,最后没办法,还是遂了儿子的心愿。从警院毕业后,各方面都出色的大愚本可留校或去分局机关工作,但他偏要申请去刑侦支队。他说,当警察就要当刑警,是男人就该上一线。
刑警这活儿危险又吃力,这几年大愚八方办案,妈妈没少担惊受怕。儿子出差几天,她就几天吃不下、睡不着,直到他好手好脚地回来了,她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幸好,大愚每次都能顺利圆满地完成任务。“你儿命硬,能有啥事?”每次听到妈妈碎碎念,大愚就嬉皮笑脸地打断她……
一听儿子伤得这么重,正在买菜的妈妈丢下菜篮子,心急火燎就往医院赶。
大愚躺在床上疼得龇牙咧嘴,一听妈妈要来,劈头就把小季一通臭骂:“喊我妈来干啥子?她有高血压晓不晓得!你生怕事情闹不大,还不快点儿收拾干净,快点!”小季答应着,“咚咚”跑出去找到一把拖把,又“咚咚”冲进来三下五除二将地上一摊血拖了个干净。老李扯了几张纸巾,轻轻擦去大愚的一头冷汗。刚刚忙活完,大愚妈妈就风一样进来了。
“今天居然没约楼下的袁阿姨跳坝坝舞?”大愚强笑。
妈妈不开腔,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她闷坐片刻,下决心似的想掀被子查看伤情,大愚说啥也不让,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大愚强撑一阵,疼得实在熬不住了,看妈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终于发火了。他吃准了,妈妈在他面前一向吃硬不吃软,只要他一冒火,她必定事事依从他。
目送妈妈一脸苦相地离开,小季皱着眉头不无责备:“愚哥,你未免太刚强了吧?”
大愚叹口气,声音低了八度:“你不懂。”然后一声不吭。
过了一会儿,小季出去给大家买水喝。穿过楼下小花园时,他看到一个人的背影。她孤独地对着花台抽泣,声音低低压抑着,薄薄的双肩一抽一抽。
“愚妈……愚妈?”小季停步,有些迟疑地唤她。
大愚妈妈抖了一下。她忙擦擦眼,慢慢回过头来,憔悴的脸上努力浮起几丝笑意。
“您莫怄气呵,愚哥受伤了是病人,病人嘛,心情肯定不大好。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他伤得不重……”小季劝慰。
“你们还在骗我。”她一手慢慢伸进衣兜掏出一张纸摊开,“我来的时候就找了医生。医生说要动手术,还不晓得能不能完全恢复……”
小季无言。那是一张检查报告单。
“这娃儿,从小就是个犟脾气,不管吃了多大苦都不吭气,他是不想我担心……”大愚妈妈抬头努力冲小季笑笑,“你快去,别跟他说我知道了,免得他又担心我……”



十天“临时儿子”
□ 柯美旺 张建宇
车站派出所每每开展法治宣传活动,常有一名群众参与到活动中,同民警一起到车站广场、铁路道口散发宣传单,讲解铁路安全知识。可说起他和派出所的故事,就不得不提起派出所民警老牟。
故事发生在今年5月,当时老牟正带领派出所交警中队的民警在铁路线道口开展交通执法工作。老牟发现,在排队准备通过道口的车辆中,有一辆车突然掉头,他立即带领民警追赶拦截。经查,司机王某涉嫌无证驾驶机动车。
侥幸心理真是害己又害人,司机王某被处罚款并被行政拘留5日。这时民警了解到,王某不仅经济困难,而且他的母亲是聋哑人,瘫痪卧床已经十余年,平日都由王某照料。
王某违法了,他的母亲却是无辜的。回到单位后,老牟如实将王某的家庭情况向上级报告,并将帮助王某母亲的想法和盘托出。得到领导的支持,老牟跟着王某回到家,让王某用手语告诉母亲他要出趟远门,老牟是他的好朋友,这段时间由老牟来照顾她。一番沟通后,王某母亲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就这样,老牟摇身一变,当起了王大妈的“临时儿子”。
想当好“临时儿子”并不简单,摆在老牟眼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手语沟通。系统学习是来不及了,通过求助手语老师、观看网络视频,老牟现学现用,终于可以有效沟通了。为了更好地照顾老人,老牟发动妻子,协助他一起照看老人起居。老牟的妻子在给老人擦洗身体的过程中,发现因为常年卧床,老人身体的受压部位有淤血,皮肤长起了红斑。这是褥疮初期的表现,如果发展到严重的程度就会引起感染,甚至会危及生命。老牟的妻子学过护理方面的知识,于是每天给老人按摩,定时给老人翻身,促进皮肤血液循环。王某从拘留所出来后,老牟和妻子仍旧继续帮着照顾了几天,直到老人的身体状况转好。
虽然满打满算照顾老人仅有10天时间,但这一举动感动了王某。他主动报名做起了派出所的义务宣传员,每当派出所开展法治宣传活动时,他都会出现在现场积极参与,有时更是“以身说法”,让更多的群众知法、懂法、守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天津政法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天津政法报 新闻周刊编辑部:27204835 广告部:23324888 发行部:23393866 | 备案号:津ICP备2021008747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1357号